首页 >动作游戏

济南商人刁继龙申请国家赔偿超5亿曾蒙冤羁押七年零两个月

2019-11-10 02:09:53 | 来源: 动作游戏

济南商人刁继龙申请国家赔偿超5亿曾蒙冤羁押七年零两个月

刁继龙背后曾经由自己参与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已被别的企业开发,相干楼盘、商铺正在销售。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摄

▍文 刘万永

▍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1月14日消息,蒙冤羁押七年零两个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给其国家赔偿100余万元。因认为赔偿金额过低,山东济南商人刁继龙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要求济南中院赔偿超过5亿元。

2018年11月27日,中国青年报发表报导《一笔借款,七年蒙冤》,披露了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分局开设公司,负责公司管理的民警并与亲家签订协议,合作放贷、收钱一事。2011年7月6日,济南商人刁继龙,因借款700万元,被历下分局拘留并被要求偿还借款。

历下分局以涉嫌“合同欺骗”报请批捕刁继龙后,同年8月13日,历下区检察院决定不予批捕。当天,历下分局对刁继龙作出释放通知书,但随即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为由,将其刑拘。

2012年10月15日,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向济南中院提起公诉,指控刁继龙犯合同诈骗罪。2013年11月7日,济南中院一审判决其无期徒刑。认定刁继龙在未取得任何土地开发手续,不具有房地产开发条件的情况下,公开向社会出售实际并不存在的“凤还阁院”楼盘,骗取94名被害人购房款2900多万元。

一审宣判后,刁继龙与其他两名被告提起上诉。

2014年12月24日,山东省高院裁定,原审判决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16年2月1日,济南中院再次判处刁继龙无期徒刑。

经过山东省高院两次发回重审,2018年9月5日,济南中院裁定准予济南市检察院撤诉。

至此,刁继龙已被关押2625天。刁随后向济南中院提起国家赔偿申请。

济南中院2018年12月5日出具的《国家赔偿决定书》显示,赔偿刁继龙被侵犯人身自由2625天的赔偿金74.74425万元,支付赔偿请求人刁继龙精神伤害抚慰金26.1万元,为赔偿请求人刁继龙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并驳回其他赔偿要求。

刁继龙不服,向山东省高院提起国家赔偿申请。

刁继龙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表示,漫长的刑事诉讼程序不但侵犯了赔偿申请人的人身自由权,更严重的是对赔偿请求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影响,济南中院仅按照人身自由赔偿金的35%肯定精神抚慰金明显过低,难以抚慰遭到多年牢狱之冤的赔偿请求人。

同时,赔偿请求人被羁押前从事房地产开发行业,系山东楷康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七年的羁押给赔偿请求人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经济利益损失,其大量财产被查封、冻结、扣押,造成包括车辆在内的财产贬值损失、公司营业预期收益损失、为第三人张华所还款向等。

刁继龙的具体赔偿要求包括:要求济南中院赔因侵犯人身自由权造成的损失74.74425万元;财产损失4.9994亿元,包括被査封、扣押、冻结的财产1.0994亿元,预期收益损失3.9亿元;精神伤害抚慰金0.72亿元。

此外还包括,请求济南中院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恢复名誉。

山东省高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1月9日,山东省高院正式受理了刁继龙的国家赔偿申请。

(原题为《济南商人刁继龙申请国家赔偿超5亿元》)

济南地产商七年洗冤录:

两次被判无期后获无罪释放

▍文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陈惟杉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9期

济南商人刁继龙申请国家赔偿超5亿曾蒙冤羁押七年零两个月

奥体西苑项目1-2# 地块现状(《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 | 摄)

>> “检察院不捕你,但我们不放你”

2011年7月6日,正在济南市历下区舜耕山庄组织公司人员开会的山东楷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楷康公司”)总经理刁继龙被警方带走,缘由是涉嫌合同欺骗。

2011年3月15日,济南市公安局历下辨别局(下称“历下辨别局”)经侦大队接到张华报案称,山东明洋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进于2010年9月、11月,前后两次利用签订借款合同欺骗她共计795.48万元,至今没有归还。

5月11日,历下辨别局立案侦察董进合同欺骗案。历下辨别局经侦大队经调查认为,刁继龙与董进利用虚假的担保,虚构收购事实,签订借款合同后拒不归还。

一份盖有历下辨别局经侦大队公章的“发破案经过”文件称,董进以刁继龙的楷康公司开发的“凤还阁院”商品房项目做抵押担保,与张华签订借款合同,“但该商品房并未获得土地,没有任何手续,房子根本不存在,该合同的担保是虚假的。”而刁继龙分得795.48万元中的319万元。

2011年7月7日,刁继龙被拘留。一个月后,历下辨别局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刁继龙。

但在当年8月13日,历下区人民检察院做出不予逮捕决定书,称“犯罪嫌疑人刁继龙犯罪的事实不清”。因检察院不予批捕,同日,历下辨别局向济南市看守所发出释放通知书。

但刁继龙并未因此重获自由。他回忆,当时有历下区分局办案人员对他说:“老刁,检察院不捕你,但我们不放你。”

2011年8月12日,历下区分局对楷康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历下区人民检察院做出不予批捕决定、历下辨别局向济南市看守所发出释放通知书的当天,刁继龙再次被拘留。

刁继龙回想,自己从看守所出来后,“坐着警车在街上转了一圈后又被带回了看守所”。

2011年9月13日,历下区分局以刁继龙涉嫌合同欺骗、集资诈骗再次向历下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捕,查明的犯法事实中除楷康公司“公然向社会出售实际并不存在的‘凤还阁院’楼盘房屋”外,还包括其与董进预谋欺骗张华资金等。

尔后,历下辨别局屡次以“案情复杂”为由,提请批准延长刁继龙羁押期限。

>> 两次被判无期,省高院两次发回重审

2012年10月15日,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刁继龙犯合同诈骗罪,向济南中院提起公诉。

济南中院认为,刁继龙合同诈骗的事实包括两起:一是公然向社会出售实际并不存在的“凤还阁院”楼盘,以签订购房意向书并缴纳预付款的方式欺骗94名被害人的购房款近3000万元;2是其与董进合谋,以后者在楷康公司“开发”的“凤还阁院”楼盘中具有房产作担保欺骗张华资金。

2013年11月7日,济南中院判处刁继龙无期徒刑。宣判后,刁继龙不服,上诉至山东高院。

2014年12月24日,山东高院做出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发回济南中院重审。

2016年2月1日,济南中院保持原判。刁继龙再次提出上诉。

2017年9月22日,山东高院做出终审裁定,济南中院此前的判决再次被撤销,案件被发回重审。

山东高院认为,原审法院在重新审判过程中违背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未保障上诉人刁继龙申请证人陈勇出庭作证等法定诉讼权利,可能影响公正审判。

陈勇,2009年时系济南市历下区燕山工业小区开发建设总公司(下称“燕山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楷康公司正是与燕山公司合作开发位于奥体西苑项目1-2#地块内的项目,即楷康公司对外宣称的“凤还阁院”楼盘。

两家公司签订的《奥体西苑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下称“合作协议”)显示,燕山公司许诺经招拍挂取得奥体西苑土地使用权后,将合作项目用地独立出来办理单独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并许诺于2009年10月15日前获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刁继龙在几次庭审中均称,“凤还阁院”项目是真实存在的,因燕山公司违约,才没法实际实行,他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但济南中院此前两次均采信燕山公司计划科科长昝戈的证言:2009年8月,燕山公司与楷康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只是一个意向书,因为当时土地还没有招拍挂,即使参加竞标,也不一定就能拿到土地。“不清楚楷康公司已开始对外销售房屋,也没听说过‘凤还阁院’楼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看到陈勇写于2016年8月5日的一份“证明材料”,其中所述内容与此前济南中院予以采信的昝戈证言完全相悖。

陈勇称合作协议并不是草签意向,而且根据合作协议约定,燕山公司必须拿到项目土地,而非“不一定拿到项目用地”,这是由燕山公司作为政府土地熟化平台的性质所决定的。他还表示,楷康公司“在未办理土地使用权时先采取‘让利认购’是通用正常的商业行为,是燕山公司认可的”。

案件于2017年9月22日第二次被发回济南中院重审,在因需要补充侦察两次建议延期审理本案后,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9月10日做出不起诉决定,给出的理由是:“本院认为济南市公安局历下辨别局认定的犯法证据不足:现有证据证实刁继龙具有非法占有涉案资金主观故意的证据不足,致使本案证据未能到达确实充分,不符合起诉条件。”

2018年9月12日,济南市看守所释放刁继龙,而释放证明书中缘由一栏的表述为“其他”。

时隔7年多,刁继龙重获自由。

>> 冤案7年难平反因涉“官贷”?

从刁继龙被批捕的过程中可以看到,几近在历下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次对刁继龙涉嫌合同欺骗案决定不予批捕的同时,历下辨别局便对楷康公司另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察,并对刁继龙进行拘留。

在被羁押的7年多里,刁继龙写下多份“申冤书”。他在2018年3月致山东省监察委领导的申冤书中称,自己是历下辨别局从事高利贷经营行动的受害者。

刁继龙为何认为自己卷入的民间借贷事涉历下辨别局?

2013年11月的济南中院判决书称,2010年7月,董进与齐贵舟相识后,得知齐贵舟受张华拜托进行资金投资。为满足齐贵舟提出的借款需提供担保的要求,董进与刁继龙合谋以董进在“凤还阁院”楼盘中的房产作担保骗取资金。当年9月、11月,董进前后骗得张华658万元、137.48万元,合计795.48万元。(编者注:董进先后以月息6%借款700万元、140万元,在扣除“砍头息”后实际得手658万元、137.48万元)董进分得476.48万元,刁继龙分得319万元。

齐贵舟是张华的亲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历下辨别局民警。

刁继龙称,319万元是自己从董进处借得,“为期3个月,月息13.2%(42万元)。事前其实不清楚董进的资金来源。”换句话说,刁继龙认为董进是借款主体,自己只是向董进借款,并称董进给齐贵舟讲的具有楷康公司房产一事是其个人编造。

刁继龙说,自己已于2010年10月、11月分三次向董进支付利息,并在借款到期后得知董进的资金来源,在2010年12月到2011年3月间付清319万元本金。

在刁继龙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一份书面自述材料中,称自己在2011年7月5日,即被刑事拘留前便被非法拘禁,其间,齐贵舟曾对他讲,董进没有钱了,让我替他还上就放我。“他们折磨了我一夜,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没有办法,不该我还的钱我也只有答应替董进还了。” 刁继龙称,他迫于压力又替董进承当债务339万元。

依照刁继龙的说法,他已经偿还张华658万元。判决书也显示:借款到期后,刁继龙、董进拒不归还借款,张华向公安机关报案,刁继龙归还给张华658万元,张华实际损失53.48万元。

张华放款的月息为6%,已属于高利贷。而既是张华亲家,又是历下辨别局民警的齐贵舟在其中扮演甚么角色?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2010年6月,齐贵舟为负责人的济南市新大洲贸易中心解放路分中心(甲方,下称“解放路分中心”)与张华(乙方)达成一份“合作协议”,乙方拜托甲方办理经济贸易合作服务事项,并规定甲方所选择的合作伙伴或合作项目与乙方签订正式合同并实行结束后,乙方应当向甲方缴纳一定的经济贸易咨询费用,为合同总额的百分之2。

那末,齐贵舟担负负责人的解放路分中心又是一家怎样的机构?营业执照显示,其地址位于历下辨别局院内,一般经营项目中包括“经济贸易咨询”。

记者在一份“营业单位开业登记申请书”上看到,解放路分中心的隶属单位为“济南市新大洲贸易中心”,而后者的主管部门(出资人)是济南市公安局。

刁继龙称,董进名义上向张华借款,齐贵舟是借贷中间人,但实际上齐贵舟才是资金经手者,张华只是个幌子,真正的资金来源是历下辨别局公款,在放出的款收不回来后,历下辨别局实质上是在为自己追债。他乃至猜想称,历下辨别局希望拿他的钱去补没法收回的贷款的窟窿。

历下区分局宣扬部门相干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证实齐贵舟确切曾是历下辨别局民警,但否认历下辨别局曾参与放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试图联系齐贵舟、张华,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接听电话。

伟哥停药反弹吗

威尔刚有用吗

服用伟哥有什么危险?

西地那非原粉的价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