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射击游戏

奉佑生的救赎之路映客何去何从

2019-11-09 09:57:22 | 来源: 射击游戏

奉佑生的救赎之路映客何去何从

用户红利已过,流量瓶颈已显,相比3年前风生水起,如今的网络直播行业可谓“衰声”一片。即便坚持笑到了“千播大战”以后,上市百天的“娱乐直播第一股”映客力图开启多元化,但股价却几近“腰斩”。

奉佑生的救赎之路映客何去何从

映客突围的行径着实令众摸不着头脑。10月24日,映客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的子公司湖南映客置业控制权即将产生变更,公司以550万元的价格向龙湖团体出售映客置业11%的股权。

奉佑生的救赎之路映客何去何从

通过互联网公司身份拿地,转手房地产开发公司获取利益,映客的多元化从互联网直播行业一次性跨到传统的房地产行业。在这个背后,映客正在多元化的路上四周出击。

映客“卖地”

资料显示,2018年9月13日,湖南映客置业在拍卖中以人民币4.9亿元成功取得位于湖南湘江新区的土地使用权。该土地总面积约4.11万平方米,具有40年的商业使用权年期及70年的住宅使用权年期。

出售完成后,映客从51%的控股权减少至40%,而另一个股东长沙龙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份则由49%增加至60%。映客须支付总收购代价约人民币4.9亿元的40%,即人民币1.96亿元。收购代价的余下60%将由开发商龙湖地产支付。据映客方面介绍,映客已使用内部财务资源支付收购代价。

据了解,该项目土地成本4.9亿元,开发建设本钱9.37亿元。据媒体报道,2016年末湘江新区土地出让一块土地,价格约是映客拿地的2.5倍,楼面价超过9000元。映客的低价得益于长沙市政府致力吸引不同的互联网企业在长沙成立办公室或“第二总部”。

根据公告,映客与龙湖计划建设5栋住宅楼及两栋商业楼,七栋楼宇总建筑面积约14万平方米。其中,大约20%将留作映客公司自用,其中包括办公室、雇员住房及演示直播间,余下住宅和商业单位将对外销售。即便是映客项目的商品房会遭到政府的价格限制,但与之低价的土地本钱项目,利润仍然可观。

其实,映客方面并不缺钱。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映客具有现金及等价物7.90亿元、理财产品17.49亿元,合计达25.39亿元。与龙湖的合作,将补充映客在房地产开发上的短板。

映客隐忧

如果说涉足房地产开发是映客的一次试水,那这次试水的时机尤其敏感。直播红利尾期,流量下滑、付费用户下滑等问题正在困扰映客。

映客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异常亮眼。2018年上半年,映客营收22.81亿元,同比增长17.9%;利润9.58亿元,同比增长633.5倍;经调剂后映客纯利润达4.09亿元,同比增长21.8%。

但是,财报亮眼仍然难掩隐患。财报显示,上半年映客每季付费用户198.4万,环比增加6.0%,同比下降20.32%。一年以内,映客流失了20%的付费用户。月活跃主播数量持续下降,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为92.5万人,同比下降74.93%。中信建投对此分析表示,付费用户数同比下滑主因是过去移动直播爆发期有大量寻求\新鲜感\的用户涌入,但此类用户后续留存度较低。

而逐渐下滑的付费用户量和主播数量将直接影响映客的营收。映客的营收结构较为单一,直播几近贡献了平台的全部收入。2018年上半年,映客实现网络广告收入近5000万元,占收入比仅2.1%,主要为传统广告。

其实,映客的问题在同行YY、陌陌等均有表现出来。短视频的突起虹吸大部分直播用户。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显示,2018年6月,娱乐直播的月活范围同比涨幅仅为2.2%,而短视频却暴增103.1%。而在用户总使用时长上,文娱直播的同比增幅还不及短视频的零头。

虽然映客声明并未遭到行业太大的影响,但股价的反应是真实的。10月初,映客CFO李劲在第三届香港中资券商首席论坛上为直播打气,呼吁投资者有些耐心和信心。从7月12日上市,映客股价已经从发行价3.85港元跌倒2.16港元,跌幅约44%,近乎“腰斩”。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映客股价持续走低,与当前直播行业整体表现不佳且用户流失严重、映客本身营收结构单一等原因有关。”

来自艾瑞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1至5月,映客月独立装备数分别为1849万台、1686万台、1443万台、1082万台、1088万台。5个月的时间,映客月独立设备数总计减少761万台,跌幅达41.16%。

映客“试水”

直播红利进入尾声,映客基于直播的多元化突破上的决心变得更加彻底。就用户层面来看,映客明确向三四线及以下层级城市的扩张策略,与二次元直播平台B站联手,打通双方的二次元用户,并开展“直播+选秀”、“直播+迷你剧”等模式与公会的更多合作,试图进一步补充主播范围。

映客也极其关注“to B”的市场空间。映客方面曾在接受叶探花采访时表明,“将内容方、用户连接在一起,通过优良内容取得更多优质付费的C端用户,从而吸引更多的B端商家为其流量买单。”早在2016年,映客就上线了“映天下商业平台”,定位是跨平台MCN服务商,侧重针对主播的商业化直播业务,并称这是“官方提供的唯一商业合作渠道”。

另外,在产品和玩法创新层面,映客尝试布局游戏直播,除了买下2017年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赛事版权外,还开发小游戏、狼人杀等社交游戏。以更多的玩法试图下降用户疲劳,达到对用户的活跃和留存的目的。

在业务层面,映客尝试将直播和其他领域跨界融合。最新的举措是映客在微信端上推出了一款触及周边、进口美妆、美食、奢侈品等多种品类的微商城——映客严选,目前界面显示已有故宫文创、饭爷食铺、方家铺子等品牌入驻。

“积极扩大活跃用户基数是目前管理层关注的重点,也是平台长期变现潜力的基础。”业内人士分析,在电商变现摸索中,映客可通过产品+直播场景化的内容、趣味性强的互动玩法等,提升消费转化率。

但是,更让映客重视的可能是“直播+教育”。用映客CEO奉佑生的话来说,映客将实施娱乐和教育的双引擎战略。据说,映客首创的三连麦技术,已破解了师生现场互动的场景性难题;未来,映客打造的5G+VR虚拟教室,给学生全新的体验。

3年前,有人问奉佑生,映客的梦想是什么?他的答案是:希望映客成为与微信、微博等量齐观的第三代社交平台。2018年6月上线的新版本中,映客已推出类朋友圈功能。

映客此举能否破局,并且拿到后直播时期的船票,还有待市场检验。

- End -

吃了伟哥后的效果

辉瑞威尔刚授权官网

西地那非片西地那非片

伟哥副作用多吗?

猜你喜欢